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 申請開戶 賬戶激活 客戶端下載 聯系我們 招聘信息 互動平臺
 
 
   
您當前的位置:藝術品市場 > 名家名人 > 正文

欧洲足球指数:寧靜的憂郁——楊飛云的繪畫境界

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www.wdtcae.com.cn  來源:中國證券網-上海證券報

 

這是一個初夏無風的下午,北京城東高碑店中國油畫院的大院像往常一樣寧靜空曠。教學樓的一層大廳正在舉辦著俄羅斯油畫藝術展。展廳里三三兩兩的人正在欣賞、臨摹著作品,讓人頗有置身藝術殿堂之感。
本想慢慢品味這樣的“藝術下午茶”,由于與中國油畫院院長楊飛云約定的時間緊迫,只能急匆匆地從展廳出來,直奔楊飛云的畫室。
也許是一些古典家具散布畫室四周,與立在畫室四周的一幅幅人物肖像畫相印襯,讓人恍惚感覺走進一個歷史悠遠的古宅院,獨特的氣味、熟悉而陌生、有種讓人醉心的神秘感。
楊飛云剛剛從山西寫生回來,畫室四周擺放的是新近創作的肖像作品:老人、年輕人、女人……他們質樸安詳的眼神中,帶著一絲若有所思和一種淡淡的憂郁。
我不愿我的到來打斷了他手頭的工作,在我的堅持下,他一邊繼續畫著畫,一邊開始了我們的談話……
畫畫,從愛好到謀生
說起從小就喜歡畫畫,楊飛云笑了。他說如若細算他的繪畫生涯,當從四、五歲左右開始的“亂畫”開始。啟蒙老師是他的父親。
楊飛云的父親是內蒙古包頭郊區一位一位鄉村教師,音樂、美術“雙棲”教學,在他教那些小學生畫畫時,楊飛云總是跟隨身后,在課本上和作業本上亂涂亂畫。而他的母親則是一位鄉村剪紙的行家里手,每逢年節,她總是受邀為村子里的人家做窗花剪紙。父母常年從事鄉村藝術活動的耳濡目染,讓楊飛云在年少時代就播下了藝術的種子。
真正的繪畫學習是在“十年動亂”開始以后,楊飛云小學畢業升到初中,學校里正如火如荼開展政治運動,繪畫成為重要的政治宣傳工具,所有宣傳專欄美術方面的事都派給喜歡畫畫的楊飛云做,依靠這個基礎,畫宣傳畫,寫美術字,成了楊飛云的謀生資本。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里,他的畫作也越來越多地受到鼓勵,不但受到學校的重視,還受到周圍工廠和包頭鐵路局一些領導的重視。于是有一天,他被指派負責包頭鐵路局的美術宣傳工作,為專欄畫刊頭畫,為樣板戲畫布景,甚至為演員畫妝、做小學美術老師。
雖然,在那個特殊的年代,要想受到正規的專業訓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但他找到了當時的著名畫家妥木斯和內蒙師專的一些老師,給予他繪畫上的指導和幫助。
文革結束后恢復高考,楊飛云在197822歲時考進中央美術學院,成為第一畫室的學生,得以接受正規的、系統的、科學的學院式美術訓練,進入了一個專業繪畫的領域,也有了做畫家做藝術家的想法。
幾本珍貴的畫冊
楊飛云早年繪畫基礎的形成,還要得益于在艱苦環境中保留下來的幾本珍貴的畫冊。對于他來說,印象為最深刻的,要莫過于那本帶著油墨味道的大畫冊——《倫勃朗畫集》。這是一本由吳作人先生作序,由前蘇聯印刷的精美畫冊。里面收錄了尼德蘭古典油畫大師倫勃朗的重要作品。另外,還有兩本書:《達?芬奇傳》和《徐悲鴻素描集》。這在“文革”時期是十分珍貴的資料,這些書讓他在學畫之初便接觸了最好的示范,他因此了解了什么是文藝復興,了解了什么是古典油畫,這成了他早期啟蒙的教材。古典大師倫勃朗、達?芬奇的畫冊是他早期學習繪畫的范本,畫冊中的每一幅畫他都反復臨摹過,這使得他在一開始就具有了很高的藝術鑒賞標準和扎實的繪畫功底。
關注人性中的不完整、人生的不完美
“我畫老人的時候,甚至畫生活中的一些漂亮女孩,不是單單強調外表上的特征,我覺得現實當中的人不會是那樣純粹的。”在他看來,人的生命中并不存在一種單純美好或者是極度悲觀。極端的情緒和生命狀態是不可能的,人總是帶有復雜的喜憂參半的情緒。這源于人性的不完整、人生的不完美。
人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生活,常常要向現實妥協。也許正是因為經歷了文革這樣的動蕩年代,楊飛云的性格深處才會有這種對人性和人生的深切感悟。
“我的畫想表現一種溫情的、溫暖的,甚至有一點點恬靜、寧靜的美好。而在里面體會平靜的憂傷和茫然。”
“我想要創造一種典型的東方女性形象”
如果說,維納斯、蒙娜麗莎是西方女性形象的典型代表,那么東方女性的典型形象又是什么樣子呢?千百年來,在肖像畫并不興盛的中國,沒有一個藝術家塑造了出具有永恒審美價值的女性形象。由于社會地位、封建傳統意識的束縛,女人的形象在中國的繪畫系統中并不顯眼。直到西方的油畫傳入中國,肖像畫興起,女人開始作為人物畫的一般對象,得到與男性人物的同等待遇,女性形象的塑造才正式進入了藝術家們的創作視野。
世界上很多繪畫大師都曾經以自己的妻子為模特。楊飛云所表現的妻子形象,恬靜典雅,若有所思的目光中帶著淡淡的憂郁。這是他對女性美的一種理解和追求。“她的形象里有一種內在氣質上的東西很觸動我。”他說著停下了手中的畫筆,開始陷入了遐思,“我一直想創造一種東方女性的形象——這個愿望很強烈,在她(妻子)身上有這方面的氣質和特征。”
正是妻子身上的這種恬靜和美好,才成就了楊飛云人物畫中的一些不朽名作:《驀然》、《喚起記憶的歌》和《瞬間的靜止》等都是受到現當代中國油畫界廣泛認可和贊譽的肖像畫名作。
“繪畫是中國人對世界的最大貢獻”
在人類歷史上,中國繪畫成熟較早,中國人很早就擺脫了用繪畫摹寫現實的階段,而將其作為寄托情志和意象的載體。中華民族將自己的世界觀和哲學思想都融入了繪畫之中。“繪畫是漢民族的長處,它凝結著這個民族的大智慧。一直到今天,書法、國畫滲透到民族的血液里。沒有任何一個民族能把畫畫和寫字,影響到人的血液根脈里。”
“構筑油畫的中國學派,這是中國油畫學會追求的最終目標,也是你執掌中國油畫院的動力。你作為一個中國油畫家,以自己的行動踐行這種理念,難嗎?請您談談對油畫中國化的理解。”
面對記者最后的追問,楊飛云若有所思地回答說:“這是一個每個藝術家都很重視的題目,這個問題很有深遠意義,我也希望特別是從事中國油畫的畫家、學生,能夠站在這樣的高度去完成我們自己應該有的使命。因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那代人要做的事情。”
“油畫在繪畫上是國際語言,中國人在油畫上的悟性和學習是最快的。沒有一個民族能像中國這樣,能把油畫的體系,西方美術教育的體系在民族里扎根。”
“亞洲沒有一個民族能比中國人畫得好。”他滿懷自信地說,“中國從事繪畫的人和院校,在數量上也是首屈一指的。中國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繪畫大國。”
“但是真正能夠顯現中國學派我覺得先從根源看,一個油畫家學西方的東西有一個過程,特別是前幾代人在學的過程中和本土融合,學的比較濃,我們一開始學就是學美術史,但是表達的時候是中國的部分,上學的時候從小受中國文化的熏陶,這兩個點在深層次上一直在一個中國油畫家身上體現,你甚至看到一些老油畫大師一邊畫油畫一邊畫國畫。油畫真正表現的是中國人的審美、情趣、內涵。我個人做得很弱,應該說還在做的過程當中,像齊白石和徐悲鴻先生,他們積累時間那么長,真正到隨心所欲發揮的時候是在他60歲的時候。所以我個人應該說非常向往這樣的藝術家。”
“我現在還是在前面的積累趕上這樣一個時代和榮幸,后面怎么能夠走得更遠一些,能夠走到個人的東西、民族的東西或者是從畫面更加純熟的東西,這是每天都在期待和練習的。”
講到油畫在中國的發展,楊飛云難以掩飾自己的興奮。從他堅定的語氣中,不難看出作為一位美術教育家的雄心和責任。“油畫在這里如火如荼的發展,比國畫都要興盛,多么年輕,多么有人氣,整個民族在繪畫上是一定要有成就的!”
楊飛云認為,油畫是西畫一個品種,但是在中國已經有100年,在本土培養了五代人。雖然油畫是西方創造出來的,但是真正已經扎根本土,應該可以稱之為中國油畫。如今,已經成為我們的一種表達方式,成為我們民族文化繪畫藝術里面的很重的一塊表達方式。
“現在,油畫在很多國家都被丟掉了,而在中國扎了根。油畫一定在中國有個發展期,過去的這一百年,只是一個積累和建設時期,即將迎來的是輝煌時期。中國從事油畫教學、創作的人很多,有才能的、好的畫家太多了。中國人在油畫上一定還有一個輝煌的未來!”
 
合作伙伴
招商銀行 中信銀行 人保財險 南開大學 觀韜律師事務所 新華社天津分社
民生銀行 浙商銀行 中國金融博物館 天津大學 坤德律師事務所 天津文化產業網
網站地圖 | 法律聲明 | 综合足球指数比较 | 聯系我們
[email protected]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文化藝術品交易所 版權所有
ICP備案/許可證編號: 津ICP備10002512號